可愛!可以愛

 


小朋友們養了兩隻大頰鼠,為了表達對我們的謝意,竟然給小老鼠冠上爸爸和媽媽的姓,姓翁蔡,名阿鼠,從此我有了一隻和我同姓的小老鼠,另一隻則取名將卡。

我不愛鼠類,但學著和孩子們去發現他們的可愛之處;阿鼠和將卡可是很受寵愛的小搗蛋,除了有Pony每天親自伺候的新鮮蔬菜之外,還有各種健康食品和恐龍形狀的甜點餅干,住的透明屋越接越長,有玩具有健身房,讓我自嘆不如。

整個白天,阿鼠和將卡都在睡覺,傍晚時分醒來,開始大鬧特鬧直到天亮。清晨六點十分,孩子們下樓搭校車,阿鼠和將卡開始沉沉睡去,真像是交接班一樣。無意中,我們建立了日本人夢想中的日不落國,日裡夜裡都有成員清醒著。

我開玩笑說:「把她們送到美國去不知道會不會調整好時差?」孩子們很堅決地搖搖頭,原來她們已經從圖書館借來厚厚的書,把小老鼠的習性研究的一清二楚了。好吧!這麼說就是卡通影片裡那回事囉!人睡去,鼠猖狂。

 慢慢的,我也習慣了每天要去看看阿鼠和將卡有什麼新把戲,有時候放她們在「鼠球」﹝Hamster Ball﹞裡到處走時,我會很興奮的尾隨在球後,看她們到底最喜歡去誰的房間。

有一天,當我飯後拉把椅子坐在透明屋前,忘情地看著牠們可愛的舉動時,孩子們終於發話了:「媽媽好像咖啡貓主人的爸媽喔!」「為什麼?」我問,「因為John的父母住在鄉下,他們沒有電視,所以常常坐在洗衣機前看著轉動的衣服,然後很興奮的說,看、看、紅襪子又出現了」,聽起來很有趣,我也幾乎是不看電視的,但回想看電視的感覺其實不比現在看著阿鼠和將卡來得有趣。

我曾經想過,給孩子們養隻寵物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後來發現了最大的趣味是從她們對待寵物的態度上,看到了我們對待孩子的情懷。當她們依依不捨的和兩隻老鼠道晚安說再見,或哄牠們吃東西的時候,不就是我們對她們的溫柔和耐心嗎?

我問Pony,養阿鼠她們到底有什麼好?「因為可以愛她們」她想都沒想就回答我 ;的確,可以愛她們大概就已經是一個夠好的理由了吧!

父母養我們、我們養孩子,應該也都只是因為「可以愛」和「可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