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陪伴


昨天晚上我把親子天下一月邀稿的文章寫完,寫的是我12歲因為想家而躲在乒乓球室逃課後,校長來帶我的故事。我本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孩子,小時候的經驗對我的影響很大,我也因此而能顧念所有的孩子的敏感,想盡自己的能力細心呵護。

                              

生命很奇妙地旋轉著,如何安排經驗是我的中年所思。昨天早上帶小廚師的時候,我回想起很多自己的童年之事;理解幫助我重新看待經驗的意義,而經驗加深我照顧的決心與能力。

 

我在親子天下的文章末段寫下:

我到現在還常常會想,允許孩子有他的難處到底是一種體貼還是教育的智慧?而允許之後的幫助又要有多少了解才能決定如何採取行動,這些事是我學不完的。但我永遠記得的是,當時沒有師長對我的犯錯有任何激動的表達,他們的平靜與穩重,如今我已徹底了解是經驗與情感的相加,但當時,這個氛圍給我的感覺是安全,也是我今天最想給孩子的教育環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