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遷雜記﹝一﹞

愛的朋友:

因為搬家之後緊接著五天都有活動,大家在回應中問我的問題,請原諒一時無法好好作答,週末再找時間好好分享。這星期的實作,也以北遷這幾天的生活雜記代替,希望在草草的文字中分享一些心情。

〈一〉破
搬家第二天,跟Pony把幾十箱的餐具拆出,其中有一疊有五個蛋糕盤。打開氣泡紙的時候,我忍不住輕叫了起來,那個我最愛的鳴海玫瑰圖樣的蛋糕盤,與另一只白底畫著一顆綠橄欖的平盤,竟然破成好幾個不規則的尖長碎片。我非常駝鳥,馬上把氣泡紙掩了起來,不忍心再看,一時無法接受那陪我們住過好幾個家的蛋糕盤,就這樣永遠不再出現在我餐具櫃裡。

下午,我覺得好過多了,望著所有都拆出的餐具跟自己說,我應該覺得很幸運了,一千多件的餐具只破損了五件───兩個蛋糕盤與三個杯子。就珍惜這些完整留下來的,好好用它們吧!

我不再遺憾那兩個或許永遠再也買不到的平盤,但記憶裡還可以完整地留有它們的模樣。

 

〈二〉王貞治
這幾天,我常常想起王貞治,想起他在沒有球賽的時候仍然非常努力練習的心情。記得在一本書上他說過,如果平常不忍耐練習的人,等賽事來的時候常常會抵擋不住酷暑而倒下。

我想,體力的忍耐無論如何是一種操練,如果能在平靜的自我省視中進行,對精神是一種愉快的提昇。

 

〈三〉
去趕六點半黃小姐的廣播時,突然下了一陣雨。因為對台北的路不熟,以為搭捷運會是比較好的選擇,出站後卻差點迷了路。在擔心遲到的急亂中,心裡泛起了一絲埋怨。

見到黃小姐後,她好親切地笑問我一路來的情況,然後說:住台北,很不容易喔!

不知道為什麼,輕輕的一句話讓我感到很慚愧,我想,我要學當台北人得更有耐心、更多了解。

 

〈四〉
爸媽牙齒不大好了,但很喜歡吃苦瓜。新家的廚房是一個完全開放的空間,晚餐前,我煮這道燜苦瓜的時候,爸媽忍不住探詢而來說:「好香!」。

「香」是多麼豐富的字眼,但我鍋中的苦瓜只是以水、醬油、豆鼓和糖來燒煮。

也許,「香」與「美」這些代表感官承受豐富的字眼,說的都是簡單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