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氣

七月中洪蘭老師與我在馬來西亞有一場對談與各自的演講,老師要講的題目我一聽就好喜歡──品格重建,但對談的部份,剛剛才收到負責人給我的信,題目已確定為「寵愛是毒藥?!」。

真好的題目,好在五個字後還有一個問號與一個驚嘆號;全部都是要給出愛的成人在教養實務中必須有的反省與思辨。

今天在一所科技大學上下午各進行了一場分享,我因而有機會了解現今大一生坐在課堂的實況。三點一結束,我直接趕到高雄工地,因為所有的工作正在進行最後一個階段,此時微調與檢覆對我來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從校園走向工地,看似很不一樣的兩個現場,但對我來說卻是一模一樣的信念實踐地。我們受教育,為要改善自己的生活;我們能改善生活,是因為我們繼承前人的經驗並願意吸收新知與不斷學習中磨練自己的能力。

晚上回到飯店覺得很累了,但看到「寵愛是毒藥」這五個字,心中有許多感想湧上心頭。回覆了一些信件之後,我為今天複雜的思緒做下一個結論:教育是勇氣,說出對錯的勇氣,分別愛與容忍,並願意以耐心與較高的期待去執行的勇氣。教育是,不看對象能力高低,想方設法要把一個人從一地拉拔到較高那一地去的生命工藝。



                                                        照片是四月在人文空間與小朋友的工作照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