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新書

我以為我會比讀者早一點拿到書,沒想到昨天上課時,已有學員帶著他們以“熱氣騰騰”來形容的「空間劇場」。

我很謝謝大塊文化不惜成本地把書印得很精美,我很謝謝幾位編輯為此長達整整兩個月的勞心勞力,我也謝謝為我作序的大學恩師唐亦男先生、好友孔憲法老師、比我年輕的小姑姑Janny,和小米粉與Eric,他們的話語使這本書雖歸類於設計,卻真正地反映出生活在我心中的份量。我的淺見是望文生義,所謂「設計」就是在有限的時間與物力條件中,為生活做最好的「設想計劃」。

新書的封底有張照片並沒有在書中特別說明,但它足以解釋我喜歡以行動來印證自己的設想,也喜歡以短暫辛苦換取長久快樂的性格;因此,不怕動手就是我對空間最有效的「設想計劃」。  

這張照片是Eric與我的書房,有人看照片時以為是鏡子映照出的景象,但其實是兩個獨立的房間。兩個書房雖然各自有門,不能直接相通,但中間有個大空窗,我們雖各自工作但可以看到對方。兩個房間的景象就像我們倆,因為相處很久了,自然有很多地方是相像的,但無論如何,又完全是可分別、有獨立特質的個體。

這個開通的洞,是在工作最忙的時候以三天的大混亂完成的,只因我想要試一個未曾合作過的泥作工班,不想直拉工地,於是只好先試我家。我們忍耐下又忙又亂的一天來敲打與抹平、再兩天上漆〈當然每天都有自己要整理的許多工作,那種居住其間又敲打的狀況也算奇觀〉於衵完成了我們兩人書房的聯誼。
現在我在晚餐後切了水果,可以從Eric關著書房門,他專心的背影中繞過去,直跪在我的沙發上、跨過我們之間的書架遞給他最喜歡的水果盤。我的視力很差,Eric的聽力不好,因此,我可以利用這個有趣的空間經常來嚇嚇他,忙中取樂,自己高興得很!

那幾天實在是很可怕,但因為預想到後來的趣味,我們在行動的時候,就以此自我安慰!
空間是自己的生活劇場,對我來說,永遠都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