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東方飯店──代星期五的實作

親愛的朋友,

因為家裡已經打包得差不多,所以這個星期沒有準備實作的食譜,但願下星期能在新的廚房為大家示範新菜。

上次沒有貼完的「重回曼谷」,藉著今天的空檔貼出。在廚房之歌的78頁,記錄了我十幾年前去東方飯店上課的心情。在那之後,我常常去河邊,對昭披耶河始終有一股非常濃厚的想念。

這次再回到教室,烹飪課已過了。我原不是為上課而去,只想再看看,那金光燦爛下的課室,是否別來無恙?

我和負責課堂安排的的小姐閒聊幾句之後,她讓我去看正在練習水果雕刻的學員們。從照片中,你們也一定可以感受到,從那些年輕的臉龐上傳遞而來的快樂與認真。

東方飯店絕不是一個以豪華而吸引人的旅途之家,以我對他的認識,我認為他最難被對手打敗的,是對生活的無窮想像力,如果只以“服務”一語而概之,實在失之商業化了;那只是任何一家五星或六星飯店級飯店,但不是我心中的「東方飯店」。

1996年抵達曼谷的時候,再過幾個月就是我的生日。十六號那天,我們那不曾有過任何人來拜訪的家,門鈴突然響了起來;警衛通報說是「快遞」,我去開門的時候,門口前後開列,站了四位穿各式制服的「東方飯店」員工。其中一位手捧一個蛋糕、蛋糕上有蠟燭、另一位端著一大個大藤籃,籃裡鮮花錦簇,其它兩位則手搖著銅鈴,四人齊聲唱和生日快樂歌。

那是幾位在台灣的朋友給我的生日禮物。當時他們都還沒有去過東方飯店,但聽我說起,所以就試著寫e-mail問飯店,可不可以請他們幫忙給剛移居曼谷的朋友一個驚訝與打氣。所有的細節都是飯店策劃的。那的確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生日。

我們在烹飪班用的銅鍋

飯店在河的兩岸,有自己的船來回接駁

這是廚房之歌160頁中寫的「綠胡椒」,像小葡萄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