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尾聲

 

當我提到要把課程從Bitbit Café移到新的工作室的時候,有些朋友以為我要擴大課室與教學,事實上,我的計劃正與此相反。  

我想移動工作室,最主要有兩個原因:

Bitbit是一個店面,在上課中常常有人想進來「參觀」一下,這與我的希望有些違背,於是,我們開始在上課中半落鐵門,但心裡實在不喜歡這樣,這對社區發展的印象非常不好,再加上我工作忙,一個月根本不可能有超過十堂的課,於是,漂漂亮亮的一個大店面,就像我母親口中的「雨傘店」那樣的惹人發笑與不斷招來詢問;所以,幾個月來,我一直在物色一個更合適的空間。
 

五月的一個下午,我抽空去為小學妹探看她想購買的房屋,在無意中走入現在的工作室,我猜,一見鐘情應該就是這樣的感覺吧!雖然當時這個情人實在是頭未梳、臉未洗,然而它有我眼中該有的美麗,是一種自己心儀的空間好底子,有光有綠。假設這是我的空間,在第一眼中,我已完全知道自己可以在這裡、那裡如何安置屬於工作的生活。一天之後,難以想像它真的成了我可以隨心安排的空間。

這個星期,我與心岱姐在工作室小聚,討論九月的課程如何開始。我很高興心岱姐對空間的稱讚,她除了說很完整、很美之外,還說:「妳病這一場也值得」,我聞言大笑,笑裡想著,一個人如果患「癡」總有讓人搖頭無奈的一面,我不知曾使多少人感到欲勸無力的悵悵。還好,事情總有完成的一天。

工作室初步完成後,我與小米粉日日在新的空間與它熟悉,以細節相磨合;這是必要的過程,也是連結空間與運用的認識。


 

星期一晚上,惠蘋一家來與我們相聚,連小米粉、庭宜剛好十人。我們坐在長桌上感受新的用餐空間與新的生活心情,但30年醇厚的友誼與舊的器物使這些浮面的新得到一種穩靜美好的調和。
 

我想,我們已經有了一些基本的適應與準備,九月的課程會在星期一中午貼出,也期待再見面時,學習」這兩個字,無論在心靈成長或生活的實務之中,都有更美好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