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經


                                                                                                小Bo


是那種非常會惹麻煩的小兔子,牠曾經因為愛玩而撞斷過一顆牙。發現牠的牙齒斷掉是因為餵牠吃蘋果片的時候聲音聽起來不再像打字機一樣輕脆,所以我抽起蘋果看一下,果然齒印不對,以前總是波浪均勻的,現在卻像醉鬼的腳步、高低歪曲,一送醫生檢查,果然有問題。醫生說,牙是不會再長起來了,所以我們得小心照顧牠的另一隻牙〈大家知道,兔子那一張嘴裡,就這麼有用的兩隻門牙!〉他神情凝重地宣佈,萬一另一隻再撞斷,小Bo就得開始吃「流質」了,因為目前還沒有兔子假牙的製作;真是不可思議,養兔子竟能養到這麼悲壯的情懷,頓時,我們的腦中浮現出一早起來先幫兔子磨食物泥、不棄不離、愛的景象。

不過,小Bo是隻怪兔子,幾個月後,我覺得牠吃起東西又開始發出輕脆之聲,一時驚喜懷疑,我趕快用蘋果片檢查牙印,又趴在籠子下仔細看清楚才趕帶去醫生那裡確認,免得空歡喜一場。的確是長出新牙來了,但牙是歪的,不過,沒關係,反正牠不笑,所以也不用煩惱矯正的問題。

比起Bitbit,小Bo是非常貪吃的,Abby總用一個「饞」字在形容牠;小Bo貪吃、貪玩、貪睡。睡覺時四腳朝天、白肚子翻仰著,是一隻完全放鬆、不知天上人間的快樂獅子兔;我們常說,這麼沒有警覺性的兔子如果放到大自然,馬上就會被一口吃掉!但我們又說,就算牠被一口吃掉,應該也是在非常開心的狀況下被吞進肚子的。

這樣的小Bo,在寒假又因為逃籠出遊把指甲弄斷了,雖然一邊流血還是到處玩,斑斑血跡就在牠行跡所至的牆面一一留下「到此一遊」的親筆簽名。

好動調皮的小Bo加入我們的家庭後,原本也是愛玩的Bitbit開始性情大變,牠整天露出不屑的神情,老僧入定一樣地看著小Bo耍寶調皮,感覺心情很不好,也開始吃得很少,喚也喚不動。只要一出籠子,Bitbit就往我們的床下去,一蹲就是幾個鐘頭,連葡萄乾都請不出來;Eric說:「牠在療傷。」我就問:「牠傷的是什麼呢?妒忌嗎?那應該是病吧。」

 

不是來報恩的小Bo繼續找麻煩,兩個月前,牠的眼睛感染了,接著又是身體;醫生說不能讓牠太熱,於是我們只好經常冷氣伺候,但醫生還是不得不把牠背上的一塊毛完全剃除,真心說,看起來真讓人有點傷心。

從醫院回來的小Bo變得非常害羞,以前想方設法要逃籠越獄,現在門敞著幾個小時也請牠不動;信心與地盤的消長奇妙地在無言的氣息中傳遞,這時Bitbit又回到獨兔時代的自在與驕橫,伺機重出愛的江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