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生活〈二〉


今天早上從九點到下午四點,我跟一個很棒的工作團隊共事;有好幾次,我的心中不由地想起“紀律”兩個字的美好。

在成人的世界中,我們習慣把這樣的氣息稱為“敬業”而不稱為“紀律”,因為,在教育世界的錯覺中,我們還未能把紀律當成是一種“互相尊重”,而是經常地解讀為“管理”;如果談到要孩子守紀律,就總是難免其中的威權之感。或許是因為這份影響太深遠了,因此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從“體現紀律的孩童”蛻變到“擁有自律美感的成人”。

今天七個小時中,這個團隊除了簡單用個午餐之外,其它時間都是一刻不停地進行工作。我看到他們有幾個讓人感動的工作特質:安靜、尊重彼此的意見、快速調整、珍惜時間、溝通時誠懇、溫和、簡短。

一個有效率的工作中,紀律就像看不見的網,在默契中織就這些工作特質;一個有效率的學習世界,紀律則是每一個孩子成本的問題,它保障了不同的個體有完整的受教機會,使得傳教者把更多的精力用於“教”,而非“制止”。

我們一定要經常對這些懂得尊重他人的孩子致上謝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