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一件是一件

看著一堆工作待做的時候,我最常用來鼓勵自己的一句話就是──「做完一件是一件。」
任何工作都一樣,不動手就沒有完成的那一天。

原本計劃著星期五晚上要把「啤酒炸衣」的食譜貼出,但忙到晚上十點多還沒能為影片加上說明,想到隔天一早又要出門,不能不先打理簡單的行李、完成手邊的工作,食譜只好留待回家再貼。

昨天早上,我們八點就離開三峽去新竹的天堂鳥幼稚園。一早二高上已有不少南下的車,我這才想起是週末,出遊的人真不少,可惜的是,週末出遊的心情對我來說真是陌生的經驗。

座談會十二點結束,我們繼續南下,除了看看台南的工作,也準備今天要與搬家公司會合,把倉庫的桌椅與部份的餐具運回三峽。我迫不及待想看看自己在店裡為那張大木桌預備的空間與光照是否都合適?

一家餐廳會用到多少東西?不堆疊起來還真是難以想像它驚人的體積。除了龐然之外,餐廳的器物更是瑣碎到讓人難以想像的地步。事實上,兩個星期前我已經回台南進倉庫整理過一次,揀選出我要北送的東西。

那天,我感冒的症狀有些嚴重,Eric跟我說:「我覺得妳應該好好躺著休息,我們不要回台南去了。」我跟他說,我想回去趕快把工作做一做,而且病不能「養」,越養會越嚴重。我答應在車上會先乖乖睡一覺。

回到台南後,我覺得精神不大好,又看到東西堆疊得如此緊密,得費上好多力氣才能把這次要用的東西都整理選出,雙腳突然有些發軟。不過,我轉念一想,等我好好工作過幾個鐘頭之後,此刻我所感受的那一團心頭大亂,一定會大大不同,所以,為了讓自己能安定,還是動手吧!

果然,快五點的時候,不只工作的成果很可觀,我發現我的感冒也好多了。流了一身汗之後,連鼻腔也通暢不少。我歡呼了一聲,覺得自己值得好好洗個熱水澡和一頓豐美晚餐的犒賞。

今天也一樣,從早上七點起床後開始忙到現在,剛剛車過西螺時已近八點,預計江先生他們把兩卡車的東西都運至三峽卸完後,大約要近午夜了。

這的確是忙碌的一天,等會兒抵達三峽後也還有幾個鐘頭的工作得做。但是,只要過完今天,明天同一個時間再回頭想的時候,一定會覺得今天的辛苦很有代價。

生活真是這樣,

不管有多少事,做完一件是一件。
 

記於

11月16日下午8點20分於一高北上194公里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