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愛

(2001年3月寫於曼谷)

 

幾天來我的心都被Somkid Chaijitvant的攝影散文「鏡頭下的人生」占滿了,書裡有那麼多真實厚重的愛安慰著此刻我們無法平靜的心情──遠在台灣的婆婆又傳來日漸衰弱的病況,在等待著回去探望她的前夕,翻譯Somkid 的文章成了我很大的安慰,但願我的朋友也同感如此溫煦濃厚的人間之愛。

﹝一﹞
玻璃裡的一課

這些瓶子曾以一隻四十元的價錢在店裡的櫥窗標售著,但如今它們已成無價之寶。

這些多彩的玻璃瓶是一個二十九歲的男性業餘創作的藝術成果,這個工作在他死前曾帶給他非常大的快樂。每天上班前或下班後,我總是看到我弟弟忙著為這些瓶子噴漆,轉動它們直到變成一隻隻色彩豐富的花瓶。

噴漆的空瓶排滿屋前,而完工待乾的花瓶則擱置在屋後,我清楚地記得他製作的每一個程序。雖然這些瓶子並沒有賣出,但弟弟還是繼續製作他的花瓶,因此在我們屋子的四周,到處可見他的作品。

幾乎每個月我都會買些噴漆給他,好讓他所喜愛的工作可以繼續;我們沒有為此多談,我也把自己的激賞深藏在心中。

但我不再買噴漆給他了;出門前或工作後,我也不再能看到他的臉。他在一個下午離我們而去,醫生說他腦中的血管猝裂,我們來不及說再見就在人世間永別。

我不曾對他的作品表示過讚揚或給過他任何鼓勵,我也不曾有機會對他說我愛他有多深。我只選了一對色彩最亮麗的瓶子放在他的墓前,那是我所能為他做的最後一件事。

他的離去讓我學到重要的一課。我想我應該要即時對我還健在的親人傳達我所體會到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