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戀文

這張照片是心岱姐遷居八里,紀君為母親所攝的居處黃昏景照

這張是從我住家的書房窗外看到的三峽夜景

 

幾年前,心岱姐與我一前一後離開了久居之處,開始了新的生活,我們在同樣的黃昏,品味不一樣的台北。猶記在心岱姐的一封信中,她這樣告訴我做出退休與遷居決定的心情。

妳悠然自在的聲音,春風般的拂過我耳邊。我記住了,有點震驚。

 

不知為何,妳的計畫竟然成了啟動我對自己未來迷思的一記撞擊。我和妳有不一樣的條件,二戰嬰兒潮世代的我,即將要面臨生命的黃昏,退休的念頭,其實一直懸在心頭,但是,我何時可以退休?我在等待人家說的:退休至少要準備二、三千萬的退休金?這對我是不可能的「神話」。
 

當我聽見妳對妳人生的計劃,忽然之間,我竟都明白了。「退休」於我,應該只是面對走下舞台的勇氣而已。 

 

就這麼的簡單,這不就是我要的嗎?就在那一剎那間,我為自己解開了對未來迷思之結,曾經籠罩在周遭的恐懼,全一掃而光。我看見那謝幕的身影,看見揮別舞台的步履;我頒給自己一面閃閃發光的勳章,為自己的最後淡出的形姿喝采。  

  

在五分鐘之間決定搬到三峽來,而心岱姐在五分鐘之間決定從職場退下,那份可以被稱為衝動的背後,也許有一些早在生命中累積的撞擊準備是我們所不知道的,可能要到很久之後,我們才能坐下來細想這份選擇所帶來的醒悟。不過,改變之後,每有生活感懷便傾吐,的確成了彼此的勉勵。
 

前不久,心岱姐成立了自己的部落格,一個她專為寫作課而設立的部落格,代表的是備課之外更要與學員們共同努力的心意。半年來,我的課室所能付出的講師費不及於心岱姐為我們所做的一半,她對於我天馬行空的縱容,我把她留在心中;但望自己往前走到她的經歷與心境的那時刻,我能確認自己的用心不負心岱姐的愛惜。

心岱的部落格 http://sidai-island.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