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與願

 

昨天雖然結結實實地工作了一整天,到睡前整理星期一之前要完成的工作時,條列出來的項目竟還是綿延的一長串。我望著自己的字跡,想起了正在初校的新書稿中的一段話:

多年來,我做了許許多多不同的工作,有時緊迫無比地同時穿插在生活中,有時得以調配得比較理想寬舒。無論緊或鬆,在一天的開始,只要我想到自己有那麼多的工作可以做、應該做,心裡就有一份踏實的感覺。我知道自己努力一天之後,一定會完成些什麼、創造些什麼、或改變些什麼;在付出的同時,也一定會得到快樂的酬勞。那不就是母親給我的感覺嗎? 

的確是這樣!今早我七點多出門之後,就一直沒有機會再回到書桌前完成預計的工作。因為去市場途中,水仙來電說她發燒了不能來上班,又一個計劃趕不上變化的突發狀況。我轉念一想,為什麼不給自己放個假呢?就屏除所有的雜念與擔心,從九點到兩點,好好做個專心一意的廚娘吧!等兩點到五點,再回家做該做的事。就這樣,我在店裡頂替水仙的工作,等回書房工作時,精神也不錯。 

我想,無論是完成、創造或改變,這些行動都帶來踏實的滿足之感,使我因而更加了解,集中精神工作是一種最明確的生活目標。因為經常有「完成」的經驗,我才相信毅力不是掛在嘴邊的勉勵之詞;因為靠自己的心與手「創造」過許多大小實務與樂趣,我於是懂得欣賞自己的能力;因為看到行動可以「改變」的實力,所以使我有勇氣,也有方法與困難和諧相處。 

十一點十九分,我過完一個與自己預定行程不大相同的一天;不過,是扎實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