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廚房之歌

每天工作前的討論
 

nook工作,今天剛好滿六天。我們已經完成四種主題,明天預計要推出法式洋蔥清湯配狄戎醬三明治與奶咖哩焗蔬菜配蒜醬麵包磚。

因為三峽的新家昨天開工,Eric昨晚已駐紮工地。我們好好地利用了新科技的方便性,以視訊傳遞來討論現場的工作。今天我選定的磁磚都要進貨,所以一做完早餐,就丟下工作伙伴,提著電腦往高鐵站跑,現在正在往三峽的路上去。

Nook是我這一年計劃的第一站,本來應該是最困難的開始,卻如此愉快地展開。「公羽家」結束後,雖然我已經不再是同業的身份,但是期待另一家餐廳願意開放廚房給不是自己的同工,在打開廚房的門之前,他們首先必須開放的是自己的心。我很感謝Nook所有的工作伙伴給我想法與計劃上的自由,也給我完全的信任。結束這段工作後,我一定會想念她們。

今天,小米粉〈負責廚房的伙伴〉問我,下一站會去哪裡,我跟她說,這一年的計劃中會拜訪的點,只有少數會公開。其他的店家將在一年之後才會跟大家分享我的經驗,因為我想探討的問題是不一樣的。在我看來,每一家店自有的條件與可以發展的方向都非常不同。

今天我要談的只是這六天來的心得,我但願自己不要忘記曾在一個愛的廚房裡工作過一小段時間。趁著記憶溫熱,隨筆記下。

Nook有一個我心目中的完美團隊,她們是四個親姐妹。在我進來工作的第一天,我不知道她們是姐妹,因為大家都稱大姐「店長」』,而美麗的「店長」對我說起負責廚房的妹妹時,她的形容是「我們那個喜歡在廚房裡亂弄的員工」所以,我完全沒有進一步去思考她們之間的關係。只覺得店長調教有方,大家都非常細緻有禮,對店長更是尊敬有加。

第二天,我終於問了小米粉,因為我曾聽我的鄰居說起這店裡有兩人是姐妹。她聽完我的問話,很鎮定地回答說:「我們全都是姐妹」我當時想,這應該是從我的問題中衍生出來的整人遊戲吧!她們一定是打算讓我猜不出誰是誰。後來才知道,真的都是親姐妹,一個都不假。那天下工後,我跟Eric說起這件事,他說:「難怪走來走去,我都搞不清楚是哪一個了。我還在想,一家店要去哪裡找全部都這麼像的員工。」

店裡的廚房雖然小,但頗有效率。最讓我欣賞的是,每個人都能在這麼小的地方做非常複雜的工作。這需要好的工作習慣、支援的默契、優先順序的思考與徹底執行的效率。我每天都跟Pony談起對這幾個姐妹的欣賞。Pony說:「在我離開台南之前,如果她們需要我去洗碗,我每天都願意去。」我了解Pony的心情,在那裡工作,有一種人際和諧的愉快和一種非常深刻的互重之感。有一早,Pony滿懷期待地訂了一個櫃檯的位置,準備好好當一次客人,結果一進來跟我們打招呼,就被我找來支援洗碗。一洗兩個鐘頭,徹底體會在當中工作的氣氛與動力。

雖然是親姐妹,但是這幾位伙伴在工作中的語言應答有我最期待的溫和體貼,她們細心、不厭其煩,因而使忙碌且處處需要小心的工作可以一點都不氣燥。我們每天從早上八點開始工作。晚上六點左右再見一次面,檢查討論隔天的工作。雖然一站上工作台都是好幾個鐘頭,但是我感到很興奮。

在忙碌的廚房中,最美妙的是有人下達指令時,立即有精神飽滿的回應聲。那不斷回應的「好!」讓你對工作將會順利進行充滿信心;這就是這個星期中,我在Nook聽到的廚房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