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談負面的了,現在要從正面來說

20140608A-2

我去榮總探望曉雲時,她問我:「Bubu姐最近是不是更瘦了!」我笑答:「沒有特別量體重的習慣,但我的熱量應該一直都是入不敷出的。」雖然因為工作實在多,身體攝取的熱量總不大夠用,但也因為這樣努力著,心中的熱情十分飽足。

移到新工作室已滿一年。空間移動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能動手,實在想把今日盛行「坐而言」、「觀而論」的學習方式回轉到我童年熟悉的景況。

這個月開始,小女孩身體力行地把過去學到的技巧轉化為服務自己,每次為自己做五個便當冷凍起來,一天帶一個去上學,幫助忙碌的母親。用自己做得到的付出來學「惜物愛人」。工作時,有些部份不一定是她們本初的興趣所在,卻因為會了、做了,在長大後或許有機會踏入蓄意研究的層次。粗體字中呈現的智慧不是我的能力所及,但力行不輟的我,卻在小範圍的教學中不斷證實一百多年前杜威博士的觀察是如此的安慰人心,足為勉勵。

重看杜威的「民主與教育」有幾夜激動得不能成眠。重讀是因為郝明義先生上個月底來訪,聊天中談我的現況、談教育、談到了杜威。郝先生突然給了我一份好禮,說要來幫我們講這本書,我們倆匆匆拿出彼此的工作表,找到了一個難得的交疊,七月六日的下午。

上一次自辦的演講中,大家攤的費用還有四千二百元的積金存放在我這裡。這場演講我們仍延用上次的方式,把場地租費扣除積金,再由出席的朋友來共攤。我與郝先生覺得,四年級以上的孩子都能聽這場演講了,教育即成長生活即教育可以是非常口號的,但如果是口號,那是因為我們沒有讀懂杜威的「進步主義」。

請空下您的一個下午,帶孩子到三峽北大與郝明義先生和我一起靜心思考孩子們的下一個步;讓我們一起解讀杜威留給我們的建議。

例如這樣的話語:

 求知慾不是憑空發生的情緒,而是因為經驗本身在推進改變的,其中包含與其他事物的各種關聯,求知欲是經驗推展必然的後果。( P266)

報名信箱:bitbitclass1001@gmail.com

(請在主旨註明:姓名、聯絡電話、參加人數)

日期:76(星期日)

時間:14:00—17:00  (13:45開始報到入場)

地點:台北大學三峽校區商學大樓國際會議廳

位置及交通資訊請參閱:http://www.ntpu.edu.tw/about/contact15.php 

校園內有停車位,進入校門時繳費 (50元/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