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有趣的心情

我把書上的這道點心在店裡做了一次,之前都是在新加坡 家中做的,拍照也是,這次用台灣的餛飩皮來包。比起新加坡 ,台灣市面上賣的皮,面積稍微小了一點,也厚一點。如果大家動手做,乳酪要切得更小一些,包起來才好看。

做這道點心時,我想起小P,她正在新加坡 準備最後一輪的考試。再過一個多月,她就要離開高中。這幾個星期,我因為回來忙著店務結束前的準備工作,也要為「廚房之歌」開始一整個星期的講座與活動,不能陪在她身邊,特地麻煩爸媽飛到新加坡 照顧她。媽媽努力的目標是把她的臉養圓,只不過,對壓力沉重的高三生來說,大概有些難。

媽媽說,Pony有一天八點就不支倒在床上睡著了,四點多醒來的時候跟她說:「阿嬤,我整個人都活過來了!可以繼續努力。」我想到鄰居的媽媽對我說:「Pony真好!唸書唸得這樣天昏地暗,還是整天笑嘻嘻。」

我很想要陪著那張笑臉、很想跟她一起渡過這個戰鬥的時段,常常在忙碌中斷時,找出姐姐和她的照片來看看。


想起Pony多麼喜歡吃甜點,這張照片是她與萊佛士飯店的一個小故事。那天,感覺很溫馨、很可愛。爸爸的鏡頭,留下了Pony的輕顰淺笑,我的文字,可以幫忙記得那個體貼有趣的小故事。

一兩個月難得才能外出一次的小P喜歡去萊佛士飯店的自助餐廳。訂好位置後,有一次她在唸書的休息中跟我閒聊幾句,想起了下星期要出去走走,Pony無限期待地問我說:「媽咪!妳猜那天他們會不會做檸檬蛋白糖?」我看著她那孩子氣十足的神情,忍不住逗她說:「也許妳可以打電話問問,看他們那天能不能安排這道甜點。」我沒有想到她當真打了電話給Bar& Billiard Room。對方說,很抱歉!我們的菜色都是前一天主廚和大家開會後決定的,通常不接受客人的預定。

那個周末的晚上,雖然不期待待有檸檬蛋白糖可以吃,但是我們仍然很開心地出門去,Bar& Billiard Room的氣氛和食物從來沒有讓我們失望過,沒有蛋白糖,也會有其他的精緻小點心。

大家都坐定後,一位穿著雪白制服的廚師走到Pony身邊,非常客氣地說:「是Miss Pony嗎?我們幫妳做了一些點心,請妳等一下去餐檯上看看。」當我們走到甜點櫃時,大家都嚇一跳。好多蛋白糖,以不同的裝飾占據了甜點檯的一整個角落,那些驚喜映在玻璃與光影交錯的餐檯上,為Pony的臉蛋上了一層童夢的彩光。 

我在書上寫著,這個糖果型的炸乳酪是Pony想出來的點心,設計權應該屬於她。對我來說,把孩子的異想在生活中試著實現,永遠是最有趣的一件事。我想萊佛士飯店也因為非常珍惜一種有趣的生活心情,所以一百多年來始終是大家心目中的理想飯店。

生活需要一種心情;珍惜小小有趣想法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