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青春兔

直到最近,我們才確定Bitbit是一隻兔子先生。牠那一頭被Pony稱為瘋婆子兔的亂髮,讓我們猶豫著該不該幫牠改名叫「愛因斯坦」或「貝多芬」。

確定性別之後,Bitbit也開始表現出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的思慕。不開心的早上,牠不會蓬蓬地站在籠子前等著我們上菜,而是整個懶洋洋地不理人,看起來一隻只剩半隻。這時Pony又叫牠Naan〈一種印度餅〉。

有一天Eric跟我說:「想起來Bitbit也很可憐,從離開媽媽的身邊被我們買來之後,就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其他的兔子。」所以,我們也常常想要幫牠找個合適的伴侶。

搬到三峽後,Bitbit把窗臺當成小小的跑道,開心地疾跑幾趟後就很放鬆地趴一聲躺平,悠悠哉哉地欣賞著工作中的我們。這樣的兔子,要去哪裡找個適合的對象呢?

牠愛啃書

又愛打扮

耳朵還可以像天線一樣,轉來轉去

有一天,Pony在淡水的一家寵物店看到另一隻獅子兔,回來跟我形容說那隻兔子長得跟Bitbit一樣可愛,但是:「媽媽,妳應該看看人家多麼有教養,便便還一顆顆排成三角形呢!。」我問她:「那隻兔子打保齡球嗎?要不然為什麼要把便便排成三角形。」我們Bitbit可真是亂得很,牠常常故意把便便排在牠的飯碗上,這樣的bitbit怎麼配得上那隻淑女兔呢?

前幾天,Bitbit頂了沒關好的籠門跑出來,整夜逍遙法外,完全玩瘋了。好幾本書被啃了,家裡的電話也遭殃。線咬得要斷不斷,剛好就是不能通話。

然後牠這樣無辜地看著我們,好像自己跟這件事完全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