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又一隻


我以前沒有想過自己會喜歡養寵物,但有了Bitbit一年半之後,我們竟然又添購了另一隻六個星期大的獅小兔。

去寵物店那天,就像與Bitbit見面一樣,我們一眼就認定小兔群中的Bo是我們的兔子。我聽到Pony興奮又客氣地對店員說:「我們要外帶這隻獅子兔」想了一下又說:『嗯…,我的意思是『打包』。」就這樣,我們的兔子比一隻又多了一隻。不過,Pony馬上要回學校了,我們家的人口密度很快會恢復。

寵物店的人說小兔子還無法辨識性別,所以,雖然幾個小時之內Abby和Pony已幫牠取了一堆名字,但我還是一廂情願地叫牠「妹妹」。對這隻比Bitbit小時候更頑皮好動的小可愛,我的容忍度高到連自己都感到驚奇。

小兔子像猴子或蜘蛛,整天攀著籠子上下爬。為培養感情,我們把牠與Bitbit隔籠分養,但願Bitbit每天對牠望呀望,能看出一些感情。但妹妹太吵了,Bitbit簡直受不了,牠懶懶地看著那爬上爬下、好動又愛吃的小鬼,一夕之間沉穩老氣了起來。

Bitbit的確是緊張了,現在牠一出籠子,不再耍寶逗我們玩。忙著先到處用牠的下巴摩來摩去,以宣示每個東西都是歸牠所有,然後才安心地逗留喜歡的角落或啃我的書。牠怕這隻小兔子,不,應該說牠覺得妹妹很煩,因為牠老是往Bitbit懷裡鑽,把這公兔子當媽媽看,弄得Bitbit尷尬極了。威儀盡失讓Bitbit覺得很討厭,還好的是兔子溫和,Bitbit只躲並不攻擊Bo。

面對Bitbit許多奇怪的改變,孩子們有個很好的總結:「Bitbit的世界突然變得好複雜。」我聽了只覺得非常好笑,為什麼在養孩子的時候,我一點都不覺得同時關懷她們是一種困難,現在,我卻在抱著妹妹時對Bitbit有一份小小的歉疚?

我們的維尼小兔 

Bitbit一看到妹妹來,拔腿就跑,避之唯恐不及,牠沒有母奶,而小兔子似乎很想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