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組杯盤的趣味

在排定八月要回一趟泰國時,曾經借居曼谷七年的好日子又再度清晰了起來。我很慶幸自己曾在一個真正溫柔的社會中教養女兒的一段童年,有許多關於生活美的教育,我們在泰國浸染得最深。
重讀這篇舊文章,眼前出現的不只是這一杯一盤,還有許多只有泰國人才不會錯過的小悠閒與小趣味。

一組杯盤的趣味

曼谷半島酒店的中國餐廳,色彩單純、陳設雅致,踏進門的感覺就像進入一個大書房,雖沒有書香,但的確有木香與茶香。臨河之面,一片片柚木青條川的門屏起自挑高的天花板,直落軟氈鋪地的花臺邊;空靈剔透得讓人只想以歡喜的心接迎麗日、靜觀園景。

有些興致特別高的中午,我們會過河到半島去吃午餐。一盤醉雞海蜇、幾式廣式點心和一杯好茶就是質量俱佳的午飯。飲茶點心在香港用料調味固然很好,但環境與氣氛的講究卻遠遠不如外移他國的餐廳,至少一個「靜」字就真正難得。這常不是餐廳可以完全負責的部份,再好的地方也經不起人聲吵雜,杯盤狼藉的折騰,我因此格外珍惜起能在安適幽靜的「湄江」吃飯的感覺。坐在隱約可聞的樂聲中環顧四壁簡靜的中國味,使我想起了四季更迭的希望──春安、夏泰、秋吉、冬祥。

雖然有十足的中國味,但「湄江」的餐盤卻以西式的擺法來破題。餐桌上擺就的一個大盤上,有一條漿挺折花的雪白餐巾,待你把餐布取下後,盤上原被遮住的圖繪已經博人會心一笑──是環繞一整圈的童戲百態圖,以「黑」「金」兩色的線條,工筆勾勒出繁複的圖案。群兒繞盤而來,一片天真,讓人想起詩句裡的「閒看兒童捉柳花」;有趣的孩童們不是在「捉柳花」,原來,他們在放紙鳶。

一只魚形風箏引線乘風落在盤中央,看起來彷彿故事已經完整,但「湄江」的想像力顯然不只如此,就在我端起從細磁蓋碗裡泡出的茶仔細品嚐之後,穿著一身墨綠軟緞唐裝的侍者端來了一盤開胃小菜。是一個淋上糖醋汁的酥炸餛飩;撒著翠綠蔥花的餛飩裝在一個淺碟裡,淺碟又托在一個稍大的平碟上,當侍者在大盤上輕輕放下這一組前菜盤時,所有的樂趣達到了最高點,因為每一個盤子上都有一根細線牽著同一只風箏。侍者把盤子放上大盤之前,顯然已經細心地看好了位置,一落手就沒有偏離太遠;等盤放定,再輕輕移動一下,每一條線就完整地接合了起來,於是一幅吉祥如意的紙鷂戲子圖終於完成。

三層大小的盤子,在一餐飯食間描述了豐衣足食之外的樂趣,而我也在那無憂無慮的遊戲圖裡,感受到一種童心稚情的敏銳,和放情於生活的快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