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日記【二】

20140204_b-63

【 牙齒 】

寫記「並非誇飾法」時,只說到孩子的髮型,但較小的女孩,牙齒也常有變化。有時候,她們展顏一笑時,門口有了小山洞,有時候,小山洞慢慢又出現了還未正位的長短門扉,這時講起話來,風便穿堂而過,語音帶著極為可愛的渾沌。

這些門前洞開的模樣,總讓我想起自己的孩子還在小吸血鬼的時期。無意中翻閱相本時,看到了Pony在ISB咧嘴而笑的一張大頭照,那是1996年,我們離家的頭一年,也是我在異國調適工作、生活與孩子教育、十分忙碌的開始。

多麼感謝此時把孩子們送到我身邊來的父母,這使我能以較成熟與更努力的心來重溫本只存留心中的日子。

20140204_b-51

20140204_b-67

20140204_b-52

20140204_b-69

【 笑 】

孩子們用過餐後分組在整理餐桌,老師們開始用餐。為了讓孩子用另一種角度了解別人眼中的自己〈那種專注、挺身拿著托盤的認真模樣〉我請兩桌的小朋友先到戶外從長窗觀賞其他人的工作。

回頭一看,孩子們開懷地大笑著,原來,從背後偷看我吃飯,是更好玩的事呢!

20140204_b-68

【 剪髮 】

工作太多的時候,連去剪個頭髮都是一種奢望。雖然,我去剪髮通常不會洗頭,只求一刀了斷後趕快回家,但有時連這樣的二、三十分鐘也無法算準,等店都關門了,我才覺得頭髮扎得不舒服,要趕快剪頭髮了。

常常,為求立刻的舒服,我總在洗髮後拿起剪刀或刮刀就自己亂剪一通。跟李清照詩下纏擾的情感與煩憂不同的是,我的髮剪了是會斷的,但理起來仍然很亂。

有一次在「廚房之歌」上課時提到這件事,有學員笑了起來,說:「Bubu姐,真的看得出來!」我想到有一次終於去剪頭髮了,但美容院設計師在我離開前誠懇地建議我不要再自己亂剪了,我差一點臉紅,原來,每個人都看得出來,只有我以為無傷大雅。

雖然後面不長眼睛,也沒有前後照花的習慣,但有時亂剪得太離譜,自己也終於了解狗狗被剪毛後磨著牆不肯出來與人相見的尷尬,原來沒有照鏡子也有自覺。外表,是這麼微妙的事呢!

20140204_b-62

20140204_b-54

【 貓咪 】

Abby撿了一隻小貓瞞著我養了幾個月,之後,也沒有經過任何語言的說服,我竟慢慢變成了小貓的貼身俸侍。先是一個星期來家裡一次家人相聚的「鮭魚日」,然後,有幾個晚上,牠開始睡在Eric與我的腳邊。

牠的腳踩在我潔白的床罩時,我竟沒有呼趕牠,還讚嘆牠怎會如此乾淨,雪白的床罩上見不到一個腳印。

孩子們說,對貓咪來說,我代表負責好吃的食物與遊戲的人,所以,牠每見我便慘烈地喊餓,吃完雞胸燕麥粥,我們就在房間追逐鬥快,看誰頭腦比較靈光,到目前,我還小贏幾回合,但有兩次,我為了小貓哭了起來,只因牠裝死嚇壞了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說「狗有主人,貓有僕人。」

20140204_b-1

20140204_b-2

20140204_b-3

20140204_b-4

20140204_b-48

20140204_b-5

20140204_b-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