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

我的一天,由好友惠蘋寫來的問候信中讀來最清楚,我喜歡這樣的一天,

dear bubu:

聖誔快樂
工作還好嗎?
常常看到時間,不自覺會想你
10點,已開始上工了,
12點,最忙錄之時
3點有空吃個飯嗎
4點又開始預備晚餐了
6點第二波高峰
9點洗碗機最忙了,
快10點終於一切清理完畢,疲憊的身體,充實的一天,熄燈
是嗎?
……….
請你多保重!多加餐飯 
惠蘋


仔細想來,這一生中,我從來沒有工作得如此暢快過,勞累了一天之後,我也曾想過其中的原因。在這之前的二十二年,不管我有多麼地愛自己的工作,孩子總是心裡上最重要的牽掛。那不只是「愛」的問題,更有當母親對責任感體認的壓力。我雖然看似氣定神閒地在工作與照顧孩子的平衡桿上走了二十二年,但是直到開了Bitbit Café之後,我才第一次在工作與內心的夢裡看到一個完完整整的自己。我不再擔心自己「過度」工作是否輕忽了當母親的職責、我不再一到黃昏,就覺得自己慌亂的心直往家裡的廚房奔去。

Abby與Pony自大學歸來,我仍一頭埋在工作裡。現在,她們已能像個大人那樣寵愛著我,讓我完全沒有歉疚地在夢裡生活。有一天Abby說,她跟妹妹常常不知道該怎麼跟朋友形容媽媽。就像離家前,大樓的轉角處還是個空蕩的地方,哪知幾個月後回來,Bitbit Café已在街角默默地說著自己的故事,而那個才說要給自己一年休假的母親,比以前更加忙累。突然之間,許許多多小時候曾發生的事,都出現在她們的腦海裡。

我跟Abby說,這是我最理想的「耕讀」生活。如果跟演講比起來,我覺得在廚房裡真是太快樂了;雖然形體沒有別人要的「自由」,但我的精神實在可以用「自由自在」來形容。我有許多溫馨的體驗可以跟孩子分享,也有從未體會過的趣事。

店剛開的第一個星期三,有桌客人四點半就要用餐。我好不容易在五點之前有點空檔休息,正要走出廚房喝杯咖啡,那位客人直衝我的廚房門口,看著我說:「老闆娘〈我很少聽到別人這樣稱呼我,頗覺新鮮與不適〉,妳可不可幫我炒個飯?」我說:「對不起!我們今天的菜單是牛小排和海鮮蛋包飯,沒有炒飯。」她說:「可是我『超』想吃炒飯的,妳就幫我弄嘛!」我當時有一種很好玩的感覺,那個『超』想的渴望,是我可以做得到的,也許我應該幫她,只是,我還沒有遇到過這樣點菜點到我廚房裡來的客人,她會知道,那條我希望的友善但適當的界「線」,畫在哪裡嗎?

我想了一下就跟她說:「我現在剛好有一點時間,可以幫妳炒個飯,我就用牛小排幫妳炒。可是,我希望妳可以諒解,下次妳來的時候,我們可能無法提供這樣的服務,因為,我們是按著每天菜單上的菜色正常供餐的。」她理解地說:「好!好!我知道。」但不同意我炒飯的材料,她說:「妳用蝦仁炒。」我笑著回答她:「對不起!我冰箱沒有蝦仁,如果妳覺得可以,我就用牛小排炒。」她同意了,但很可愛地交待我說:「妳就用一點洋蔥和蔥,炒香一點,再多加一點黑胡椒。」我聽到了,走進廚房,把一塊牛小排切成薄片,心想,多可惜,如果她肯聽聽我的意見,我會炒成梅子醬牛小排飯,再加點新鮮紫蘇葉,唉,那才真的是『超』好吃的呢!

明天,又是週末了,在Abby的鏡頭下,我們每天忙碌但愉快的身影,足以訴說許多勞累之外的感受。

我這位高中同學想要翹班賴在我們廚房,為了她的老闆好,我們把她轟出去了!

下午五點的第一次清理


小錢與Pony做甜點

 

 

 

 

 

我跟慧雅說,妳可以寫一本書去披露Bubu姐不是仙女,是廚房裡可怕的魔女。因為我給她好多壓力,拿著計時器要她學習跟時間「玩遊戲」。我想慧雅會原諒我在工作中的可怕,玉不琢不成器,對她,我也有另一種媽媽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