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y跟Pony都知道,我在自覺工作辛苦困頓的時候喜歡讀比較「硬」的書來求取平衡;我曾跟她們討論,當自己看到每一門學問都是這樣堅堅實實地被建立起來時,心裡很受鼓勵。早些時候,人們也不像今天把聰明如此地誇大,所以無論讀到治學方法的條理或做事態度的勤勉,都是一磚一瓦下功夫、定人心的建議,這會使我心裡感到很安慰;在書裡,每個人總能找到自己的烏托邦。

上個月忙台南中醫診所的工地時,我常找空檔讀簡體字版,梁啟超先生的〈中國歷史研究法補編〉這是他在1926年後的七個月中,給清華學校學生的演講稿。買的時候,一看總論就很喜歡──

無論研究何種學問,都要有目的。什麼是歷史的目的?簡單一句話,歷史的目的在於將過去的真實予以新意或新價值,以供現代人活動之資鑒。

在我們的生活中,了解他人的經驗並經過思辨而提供自己更好的資源或借鏡,是閱讀給我們的禮物,5月28日在誠品敦南店的聚會,我想以這樣的角度來討論「虎媽的戰歌」這本書。

http://www.bookzone.com.tw/oration/event.asp#1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