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演講後的心得


我從小就知道當老闆很苦,是求人的工作,因為「紅蟳無腳未走路」,做什麼事靠的都是人力的齊集與心志的整合。

大概是小學三、四年級的時候,母親常要我去離家不遠處番咐工人。童年的我很瘦弱,又膽小,但心裡清楚,如果能完成母親的託付,媽媽就不用在百事纏身中再跑一趟,所以,我是懷著:期待成功、強鼓勇氣、害怕開口的幾層複雜心情啟程而去的。


走到有恆路邊該右轉的小巷口時,我的心開始噗通跳個不停,很怕開口的那一刻節節逼上。腳步雖然明顯地緩了下來,但目的地的竹籬笆牆還是轉眼就出現在我眼前了。離家前,母親特地囑我別進去,怕狗會咬我,於是,我站在門口,幾番遲疑、幾次的自我說服之後,終於揭著童稚單薄的嗓音向屋裡的人揚聲喊問道:「秀枝!秀枝!我媽媽問妳明天可不可以來做工?」我真怕她說不能,因為那代表明天工廠裡的工人會不足,母親便要特別辛苦。所以,如果她輕快答好,我便一路奔跑回家,像得著珍貴禮物那樣去說給母親安心。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知道是辛苦的事,我還是在那麼年輕的時候就決定要自己開店創業,然後,一路走了下來,也沒有想過要毅然從苦境中脫離。

二十三年來,對老闆這個工作體會最深的是什麼?一語概之,就是「心情永不能打卡下班的人」,老闆也永遠沒有機會說「那不是我的錯」。不過,因為有了二十幾年的磨練,更使我看到那些擁有老闆情懷工作者的可貴。長長的路走過之後,我對老闆的想法不再是擁有權、發號施令權、去留存廢決定權的行使者了;我想,今天的社會在工作組織上已有很大的變革,老闆情懷的定義也應該隨之改變。

凡是一個覺知責任重要、能激發人心、能以身作則的工作者,就應該是團隊中的老闆級人物。

──記於台糖演講後